日韩出口管制主张分歧凸显 两国未来对话存隐患?

日韩出口管制主张分歧凸显 两国未来对话存隐患?
中新网11月26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25日报道,韩国日前宣布有条件地推延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终止日期,但两国在围绕半导体材料对韩出口管制的认识分歧已凸显。此外,韩方主张日本歪曲了协议内容并予以公布,日方反驳称已与韩政府“事先进行了磋商”,这可能会成为两国今后有关出口管制的对话隐患。 资料图:11月17日,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右一)和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左一)在泰国举行会谈。 图为会谈现场。中新社发 韩国国防部供图   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在24日的记者会上,针对日本经济产业省22日进行的安全保障方面贸易管理相关发布内容等,认为日本称韩国示意改善出口管理问题点的说明存在问题。他指责“与事实完全不符”,强调与日方就磋商撤销出口管制强化措施达成了协议。   另一方面,鉴于郑义溶的上述记者会,经产省24日在官方“推特”上反驳称,“核心部分事先与韩国政府进行了磋商”。韩国主张日本已就韩方的抗议进行道歉,但官房长官菅义伟25日就此否认说称,“政府道歉的说法不属实”。   韩国政府把避免协定失效定位为,使日本撤销出口管制强化措施的“突破口”。韩国还决定中断就日本采取的出口管制而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程序等,做出很大的让步。日本政府相关人士就韩方的主张分析称,“可能是不得不面向韩国国内这么说”。   关于出口管理,日韩就召开课长级预备会议,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局长级对话的方针达成一致,预计最早在年内举行课长级会议。有关日韩主张的分歧会给出口管理相关对话带来的影响,经产相梶山弘志25日表示“认为不会出现(影响)”。 【编辑:甘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urp.net

央行报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取得积极进展

央行报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取得积极进展
央行报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取得积极进展   央广网北京11月26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中国人民银行昨天(25日)公布报告称,过去的一年中,人民银行会同相关部门针对不同金融风险分类施策,及时“精准拆弹”,持续推动监管改革,强化日常风险监测与评估。在风险化解和处置过程中,把握政策节奏和力度,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有效保障了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的平稳运行。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通过一年多的集中整治和多措并举,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取得积极进展:有效稳住了宏观杠杆率,稳妥化解中小银行局部性、结构性流动性风险,有序处置民营企业债券违约事件,出台资管新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等相关指引文件……   报告分析,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我国金融风险正在呈现一些新的特点和演进趋势,重点机构和各类非法金融活动的增量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但存量风险仍需进一步化解,金融市场对外部冲击高度敏感,市场异常波动风险不容忽视。   报告提出,未来,面对国内外复杂局势,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压实各方责任,稳妥处置和化解各类风险隐患。 【编辑:黄钰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urp.net

六神磊磊对话尹建莉:给孩子的唐诗课怎么上?

六神磊磊对话尹建莉:给孩子的唐诗课怎么上?
古典诗词仿佛又进入最好的时代:给孩子起名字翻遍唐诗宋词,诗词培训班遍地开花,《中国诗词大会》季季热播。在六神磊磊《给孩子的唐诗课》新书发布会上,新晋奶爸的他和著名儿童教育专家尹建莉一起,在北京遭遇骤降10摄氏度寒潮的周末,吸引了大量家长,座位全满,“站位”也告急。   古诗看上去很美,家长着急让孩子学,但学什么,怎么学,为什么学?其实很多人没想清楚。六神磊磊在书中抛出了很多问题:唐诗是一开始就那么好的吗?谁的七言绝句可以和李白对飙?唐代诗坛的第一个“男子天团”是谁呢?李白杜甫在当时就是“天王巨星”吗?为什么说王维情商高、孟浩然个性强?书中尽是类似这样很不“古典”的问题。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时,六神磊磊说:“不勉强孩子背唐诗,我只负责让孩子爱上唐诗。学古典文化不是让孩子做古人,而是让孩子做更好的现代人。”尹建莉说:“如果一定要说读古诗有什么用,那‘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诗就是答案吧。”   别让孩子表演背诗,让孩子对诗产生单纯的好感   六神磊磊小时候并没有读过专门讲古诗的书,但都“离诗不远”。比如,四大名著里有大量的诗,《三国演义》里写到诸葛亮去世,就引用了杜甫的名篇《蜀相》;《封神演义》里,两个神仙打架前要先念诗,念完再开打。这让六神磊磊觉得,“诗歌离我很近,诗歌是阅读的一部分”。   一首古诗,包含几方面的信息:作者、情绪、故事、文本、对象(写给谁)。上学的时候,老师往往着重讲文本,比如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字词句的意思都讲清楚了,但对孩子来说,李白是谁,黄鹤楼在哪儿,孟浩然又是谁,广陵又在哪儿?如果不讲清楚这些,这首诗就只是“一个不熟悉的人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送一个更不熟悉的人去一个更不熟悉的地方”。   “让孩子学唐诗,首先得让孩子爱上一个诗人,关心这个诗人的命运,被这个诗人的人格感染。”六神磊磊回忆,有一次他在庐山给一群孩子讲唐诗,随行的摄影师放飞了无人机,瞬间吸引了所有孩子的注意力,都去看无人机了,谁还听他讲唐诗,场面一度尴尬。   怎么办?六神磊磊开始讲李白,讲李白在江西坐过牢,差点死在这儿,孩子们开始好奇,大诗人怎会如此落魄。他接着讲,李白被关在浔阳狱,亲人都不在身边,幸亏妻子多方营救,才逃脱大难……这时,再没有孩子去看头顶的无人机,他们为千年前诗人的命运所牵动。   学古诗最理想的状态是让孩子对诗有兴趣。尹建莉说,儿童学古诗,首先是游戏,而不是“做功课”。家长最好以“共同学习者”的身份和孩子一起诵读,而不要以教师、统计员或监考者的身份出现,没有压力,没有训斥。   尹建莉在女儿圆圆四五岁时,正式教她读古诗,没有计划,比较随意。“不要让孩子给别人表演背诗,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对别人说他背会了多少诗,这样才能让孩子对诗歌有单纯的心境,才能产生真正的好感”。   大量朗读和背诵,仍是学习古诗词最经典的方法   有一种观点,反对在孩子小时候教他们读古诗,认为孩子不理解,只是鹦鹉学舌。对此,尹建莉并不认同:“艺术首先需要感知,幼儿学古诗并不重在理解,古诗词平仄押韵,韵律感非常强,良好的感知自然会慢慢形成‘理解’。觉得古典诗词陌生难懂,那是大人的事,孩子并没有这种疏离感。”   尹建莉在教圆圆背诵《咏鹅》时,由于诗本身明白如话,只解释一下什么是“曲项”就可以了。但少解释不等于不解读,尹建莉会和圆圆一起,对一些句子反复品味。比如,看到“青枫江上秋帆远,白帝城边古木疏”,会关注它的对仗工整、用字精致;看到“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就想象那样一种生活场景是多么朴实有趣。   古人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六神磊磊和尹建莉一致同意,对现代人来说,诗也还是要读要背的。“现在孩子要学的东西太多,我们不能要求他们花所有时间去背诵。但背诵很重要,我只是反对在没有把一首诗讲透之前就要求孩子死记硬背。”六神磊磊说。   在尹建莉看来,大量的朗读和背诵仍然是学习古诗词最经典的方法。“儿童时期是记忆的黄金时期,这个时候阅读和背诵的东西,会真正刻进脑子里,内化为自己的智慧财富。所以更应该珍惜童年时代的背诵,不要让孩子把时间浪费在一些平庸之作上。以唐宋诗词为主的古典诗歌,值得一个人从小背到老”。   诗海浩瀚,给孩子选哪些古诗呢?六神磊磊的建议是,首先当然要选经典,在此基础上,尽量选一些孩子容易理解的,“让6岁小孩读杜甫的‘三吏三别’就有些早”,再选故事性强的、能反映诗人性格的,以及和我们平常学到的诗不太一样的。   比如,李白的诗,学完了《静夜思》《望庐山瀑布》等名篇,也不妨讲讲《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这首诗讲的是李白在农家投宿,吃了农妇的一顿饭,“这首诗简单,有故事,而且我们印象中那个狂傲的李白,在这里是谦卑的、满怀感激的、充满同情的,这或许对孩子有别样的启发”。   在诗词之外没有任何目的,在享受之外没有任何要求   有家长觉得,背古诗能锻炼记忆力;也有家长直接告诉孩子,多背些诗对写作文好……学古诗到底有什么用?   六神磊磊说,教孩子传统文化,有一种是“礼教”,比如《三字经》,让孩子养成良好的言行举止;还有一种是“诗教”,熏陶性格性情,是一种美学教育,让孩子学会欣赏美。“不学诗,孩子也能长大。诗歌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六神磊磊说,教孩子唐诗,可以培养孩子的4种能力:亲近文本的能力,主动学习的能力,独立思考的能力,与人共情的能力。   在《给孩子的唐诗课》一书中,讲到《登鹳雀楼》,会说作者可能不是王之涣;讲王维的画《雪中芭蕉》,会聊这幅画引发的争议,北方的大雪里怎么会有南方的芭蕉。六神磊磊抛出这些问题,让孩子自己去寻找答案,自己去判断,不要人云亦云。   书中也讲到李白与高适的友谊,两个人在微时结为好友,后来高适当了大官,李白成了囚犯,高适似乎没有施以援手,你怎么看?“我希望孩子能站在李白的角度理解李白,也能站在高适的角度理解高适,可能他也有难处,不要非黑即白,这是与人共情的能力。”六神磊磊说。   尹建莉说:“只为喜欢,不为炫耀,更不为应付考试。在诗词之外没有任何目的,在享受之外没有任何要求。你读过的诗,会留在你的气质当中。在平凡的生活之外,你会拥有一个‘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的世界。”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年11月26日 08 版 【编辑:于晓】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urp.net

3万英尺高空上说“我愿意” 异地恋情侣办空中婚礼

3万英尺高空上说“我愿意” 异地恋情侣办空中婚礼
中新网11月26日电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25日报道,结婚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每对新人都希望婚礼各样细节能难忘又有意义。外国一对情侣几年前因一款关于航空的电脑游戏相识,其后发展出异地恋并走进婚姻。近日,两人为了纪念彼此的爱,举办了一场罕见又特别的空中婚礼,于3万英尺高空上许下一生承诺。 大卫和凯希的空中婚礼。图片来源:捷星航空公司社交媒体账号截图。   来自澳大利亚的大卫(David Valliant)与来自新西兰的凯希(Cathy Rolfe)于2011年因电脑游戏《Airport City》认识,两人成为网友,直至两年后才正式见面。凯希提起两人相识经过时说:“我们聊了一年多,然后我在他生日鼓起勇气打电话为他唱生日快乐,故事便从那里开始。”同年,凯希首次到澳大利亚旅行,两人首次见面,其后便发展成情侣,“对航空的热爱让我们走在一起。”   数年后,大卫决定与凯希共渡余生。订婚后两人一直在计划婚礼形式,凯希希望办一场值得纪念、能象征两人对航空及彼此的爱的婚礼,故想到于飞机上举行仪式,并鼓起勇气询问捷星航空,她说,“我没有告诉大卫,厚脸皮地在捷星航空的社交媒体上询问,当他们说愿意协助时,我感到非常兴奋。”   就这样,大卫和凯希的婚礼就在一班由澳大利亚悉尼飞往新西兰奥克兰的航班上举行,当飞机飞到两个国家的中间点时,两人于一众机组人员及乘客见证下,在3万尺上的机舱内读出誓词并交换戒指,正式成为夫妇。凯希事后形容,空中婚礼“是最神奇的经历,是我们一生都会记住的事情”。   协助两人举行婚礼的机组人员罗宾(Robyn)也认为,当日绝对是她参与过最难忘的婚礼之一,“能参与凯希和大卫的大日子,见证他们的爱和对航空的热情绝对令人难忘,乘客们也很高兴能够参与其中。” 【编辑:郭炘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urp.net